•  

    日子终于还是过得快了起来。

    从升大三的暑假开始准备,那一年里考了四次托福,期末玩命刷分,忙着准备材料申请出国。2015,第一次踏上美帝参加半年法学院交换项目,第一次一个人打点生活。年底不出意外地拿到offer,结束长达一年半的申请季。2016年居然也已经是过去时,意外得到的实习机会,慌忙的措手不及的毕业,已然忘记如何度过的学生时代最后一个暑假,然后就是再次踏上美帝,正式成为一个留学生。

    我已经很少记起这里。偶尔半夜失眠,在刷完所有社交网络后会输入网址读读留在这里的过去的自己。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” 以前哪里会懂得这句诗的深意呢。不过是心思缜密的一介少女。而近日常常焦虑失眠,烦恼具体而复杂。我既不能躲在被子里哭一场,也不能半夜蹑手蹑脚爬起来打开电脑写篇博客。问题需要解决,我需要向生活、理想、或爱情妥协。最后不过打开饭否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    今年跨年的时候我在LA的一间airbnb里与d先生和朋友饮酒玩乐。发了条朋友圈说,2017要努力离理想生活更近一点。而事实是我根本还没画出理想生活的蓝图。zeling跟我说,第一次做人,没有经验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人生经历太少,尚不足以从中总结出任何方法论。目前所能做出的选择几乎只是基于自己单薄、固执、甚至幼稚的价值观。多年后回看也许单纯地出于直觉和冲动,现下想想却像是在用一个个选择反向塑造自己。说真的,我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、何时会后悔。

    两年前想要出国,父母态度暧昧。一年前说要出国,父母说不要不回来就好。前几日视频聊天商量着放弃北京offer、在纽约再混一年,父母觉得也是一个可行的计划。兴许是他们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,而我却想不出他俩在家商量着我的事时是怎样的语气和神情。我和室友说,爱和被爱很好,但我却更想要自由。她不以为然,我也懂。

    伊萨卡的冬天快要过去了。这个周末天气已经格外温柔,睡个懒觉、吃个brunch,在学校找间有落地窗的图书馆自习。望着窗外如此景色,突然有冲动要写点儿什么。草坪上有人在玩接飞盘,有一群少年在打棒球,有人在逗狗,有人在爬树、骑车、滑板。有人行色匆匆,有人带着耳机安静地阅读。可能是深知生活已经好得不真实,才不敢也不愿不计后果。d先生说无论怎么选择,你都会想着另一条路的另一种可能性。道理我都懂。只是太多可以失去的东西,所以很难真正放松下来。

    可是也会想着,既然我幸运地拥有了那么多爱和安全感,也该不枉一身孤勇去找找自己的理想生活吧。如果记得,几个月后,再来向自己做个结报。